欢迎来到 - 美好文章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语句 > 经典语句 >

“只需交电费”的李荣浩,如何实现一人就是一支队伍?

时间:2019-03-15 16:14 点击:
.动新闻制作自去年十月李荣浩的专辑《耳朵》发布之后,“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”就作为一个新型荣誉称号出现在乐坛中。从词、曲、编曲、制作到和声、录音、混音,

自去年十月李荣浩的专辑《耳朵》发布之后,“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”就作为一个新型荣誉称号出现在乐坛中。从词、曲、编曲、制作到和声、录音、混音,李荣浩、吴青峰、许嵩、胡彦斌等音乐创作人经常独自完成“一支队伍”的工作,让网友们不禁笑称“谁也赚不了他们的钱”。


如今,李荣浩的全新世界巡回演唱会“年少有为”即将于3月16日在上海启航,5月18日登陆北京凯迪拉克中心。在此次巡演中,李荣浩继续一人身兼多职,除自己表演外还担纲“音乐总监”的角色,并以导演、剪辑师等身份主控演唱会视频视觉的创作与制作。借此之机,新京报记者与这位“只需交电费”的全能歌手聊了聊他各种身份背后的真实心路,从中可一窥“一人就是一支队伍”的音乐、舞台背后,其实内核是高标准、严要求。


“只需交电费”的李荣浩,如何实现一人就是一支队伍?

艺人方供图



身份1:作词/作曲

“不特意找灵感,写歌是生活习惯”


新京报:之前你曾透露在生活中随时随地都可以写歌,这些创作会仰赖“灵感”出现吗?


李荣浩:其实很多人对写歌有一定的误会,认为写歌一定要有一个特别的灵感出现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种误会,其实当你写多了以后会发现,“灵感”并不一定是必要的。比如说一个品牌设计师,他每年设计几百件衣服,他就没办法到处去找这个“灵感”,有时候就变成了一个生活习惯而已。当然也会分人,这没有好坏之分,像我真的就是变成了生活习惯。我现在打个游戏,大家还会过来看我一眼,但是我在写歌的话,都没人看。


“只需交电费”的李荣浩,如何实现一人就是一支队伍?


新京报:专辑《嗯》发布不到一年之后就发了专辑《耳朵》,你的创作会围绕着专辑的发布周期进行,还是反之专辑发布围绕创作?


李荣浩:我觉得其实在于表达欲望,你想表现多少东西给大家看,你能不能给大家看到。不是说一年发一张、两张是为了显示我厉害。我是觉得歌差不多了,都可以了,就会发,如果有哪首歌不可以,我是绝对不会发的。你别看《贝贝》是首那么短的歌,如果自己这关不过,我专辑就会因为这首歌而不发行。我经常做这样的事情,认识我的人都觉得我神经病。我经常所有预算全部花完做完之后,我一听,说不要。真的,我其实给这个行业带来了非常多的工作岗位(笑)。


身份2:编曲/乐手

“我的宗旨是,一个音都不能动”


新京报:为什么专辑里面许多乐器例如贝斯、吉他都自己上阵,但是鼓手还是会请荒井等人过来?


李荣浩:因为我不会打鼓,我要是会打鼓谁还找他,他那么忙,还要给别人制作,我老找不着他人(笑)。其实第一张专辑的时候他被我折磨过,从第二张开始就很舒服了,因为他知道我的宗旨就是:一个音都不能变,不能动。因为我会给他用电脑做出来一个假鼓示范,其实很多鼓手有自己即兴的习惯,但是他在第一年录完专辑之后发现,没有这种机会,然后从第二年开始就录得很快了,到第三年我都可以不用过去了。我记得《不将就》就是他自己在台北录的,我说你帮我打一下,结果拿出来一模一样。他说满意吗?我说行,就这个意思。


新京报:但是演唱会舞台上就没办法“一个人一支队伍”了,与演唱会乐手之间你怎么沟通?


李荣浩:我们乐队的彩排非常精彩,非常精彩。有时候我就挨个在每个人面前站着,像朱家明、老顾(注:顾忠山,与朱家明均曾担当李荣浩演唱会的乐手)他们都经历过,我会直接说,老顾,这个手按这儿,那个手按那儿。因为像吉他这个东西,一个旋律可以在不同把位演奏出来,有些人不会讲究那么细,但是不同把位对于我来说,就直接影响到音色了,键盘、贝斯都是。所以每次我们排练完的第二天早晨就会变成一个乐队小课堂,每个人都问我这个往哪儿?怎么按?其实这么统一完之后,他们自己也舒服。


“只需交电费”的李荣浩,如何实现一人就是一支队伍?


身份3:制作人

“制作人最帅的地方就是体现他的品位”


新京报:许多歌手都需要一位制作人来帮忙把关专辑,但是你所有环节都自己来,在制作人的角色中,你需要担纲的工作是什么?


李荣浩:其实制作人就是一个把关的功能,如果你可以自己弄完,那最简单,你脑海里出现什么样子就可以做出什么样子,制作人最帅的地方就是体现他的品位,这需要很多年的积累。其实我一开始真的跟很多老师都想合作,但合作完之后我回想,有时候做完了老师发给我,我不满意,他说你想怎么改?我说想要全改,结果第二次可能还有百分之六七十要改,第三次其实我也不敢说了,压力就会非常大。我自己本身也是制作人,也经常帮别人做东西,我完全可以理解当别人让你修改东西时的那种心情。这里绝对不是说别人做的东西不好,创作是件非常主观的事,我觉得不适合自己的话,慢慢就变成什么工作都自己来了。


“只需交电费”的李荣浩,如何实现一人就是一支队伍?


新京报:自己一个人把关、录音、录乐器,一个人混音一个人制作,这个过程会感到孤独吗?享受更多一些,还是痛苦更多一些?


李荣浩:当然是享受更多,而且一点不孤独,非常有意思。真的,可能每个人兴趣爱好不同,我就是喜欢弄这些东西。我没学过音乐,我就是中学算毕业了然后成为了一个音乐爱好者,现在慢慢时间久了,年纪也大了,得到的认可才相对多了一些,一开始也不会这样。比如我在做第一张专辑《模特》的时候,我军鼓用得非常复古(李老师小课堂:军鼓就是“动次打次”里的“打”),听起来很闷,那个时候录音棚的老师就说你这个声不对,你听听人家录的军鼓音色都特别亮。我说没事,就那么来,你就让我错吧。两年之后,他说荣浩,你那张专辑发了以后,所有人就指定要你那个鼓的音色,他说我都纳了闷了,不知道为什么。我跟他现在还是非常好的朋友,我前几年还给他发微信,把那套鼓给买了。


身份4:录音

“一个人录音,接根线就行了”


新京报:自己一个人录音,从技术上是怎么操作的?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